一直以來,人才流失影響著東北地區的發展。數據顯示,截至2019年末,沈陽全市人才總量約229.5萬人,比2015年增加30萬人。人才增長的背后,是什么因素在發揮作用?

  “技工學校、職業院校及以上在校生和畢業生(含往屆),在沈與用人單位依法簽訂《勞動合同》的就業人員等7類人可在沈落戶……”今年4月,遼寧省沈陽市出臺《關于全面取消人才落戶限制進一步放開落戶政策的補充意見》。近乎“零門檻”的落戶政策,讓沈陽在短短兩個月時間里,吸引了逾2萬人辦理落戶手續。

  劉女士常年在沈陽市遼中區第二人民醫院工作,戶口在遼寧盤錦市,落戶沈陽是她的愿望,但中專畢業的她今年39歲,此前因為政策限制一直未能如愿。

  看到消息,劉女士連忙打電話咨詢戶籍民警,得知她的“助理醫師資格證書”符合落戶標準。劉女士當天來到遼中公安分局東街派出所,幾分鐘就提交了落戶申請。4月5日上午,劉女士接過嶄新的戶口簿,激動地說:“這個政策好,讓我們能夠真正融入沈陽。”

  沈陽市公安局社區警務支隊副支隊長關東洲介紹,《沈陽市建設創新創業人才高地的若干政策措施》《沈陽市建設創新創業人才高地的若干政策措施補充意見》等政策相繼出臺后,沈陽戶籍人口年均增長量由不足3.5萬人提高到9.7萬人,2019年增長量10.4萬人,實現近10年最大增量。

  今年3月,東北大學馮夏庭等三人拿到了沈陽市委市政府頒發的500萬元新增院士獎勵資金。“這塊土地曾經培養過我,我的母校——東北大學在這里。”由馮夏庭提議并創建的深部金屬礦山安全開采等重要實驗,近年來吸引并培養出多名國家優秀青年基金獲得者、青年長江學者。

  近年來,遼寧不斷加大科研投入力度,形成了一批有創新有后勁的科技企業,但專業人才短缺、人才外流等現象也制約著科技型中小企業快速成長。“我們既要關注高端人才、頂尖人才,又要注重基礎性人才、職業技能人才。”沈陽市委組織部副部長王義東說。在人才引進和高新小微企業孵化上,沈陽提供了金融、房租、咨詢等更為貼心的政策支撐。

  在人才評價機制上,沈陽打破依靠“學歷、帽子、頭銜”的傳統認定方式。王義東說:“沈陽不僅為人才落戶、發展提供了更廣闊的硬件平臺,還從職稱評定、人才生態等軟件方面打通人才服務工作的‘最后一公里’。”2019年,沈陽市將部分“無頭銜、無稱號、無帽子”的實用人才和外籍人才納入高層次人才認定范圍,全年認定高層次人才四批次1218人。

  “近年來,沈陽市打出政策組合拳,加速了各類人才集聚。”東北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教授王世權認為,還需要立足實際補足短板,進一步解決“引才難”“育才難”“留才難”問題。